被台大退学的他,登《富比世》创业家

被台大退学的他,登《富比世》创业家

他是一个被退学 2 次,被一手参与创立的公司资遣,只有大学肄业证书的 29 岁男生,林大涵。

在被公司开除后的一年,他共同创办的贝壳放大,为 52 个募资团队提供群众募资顾问服务,数量只占 2015 年台湾群募案的 1/10,募集金额却占总额的 6 成,达到 3 亿 5 千万元。从金马奖得奖电影《湾生回家》、《太阳的孩子》,台湾自製火箭团队 ARRC,到在国际市场一举取得新台币 6 千万元支持的 3D 印表机 FLUX,都是他们的客户。

2 月 25 日之后,林大涵又多一个头衔:亚洲前 30 位「改变世界资金流动」的青年,这是《富比世》杂誌,首次以「改变世界潜力」为标準,在全亚洲选出各领域 30 位 30 岁以下的创业家。

从鲁蛇到可能改变世界的青年,林大涵靠的,是他曾经的一无所有。

迷惘的叛逆少年教师之子,逃学、泡网咖

故事,从他每天打 10 小时网咖的高二生活开始。以 PR 值 99 成绩直升台北师大附中的他,双亲都是老师,但他以不念书做为宣示主导权的方式。

最终考上政治大学民族系,他继续跷课。大二下因成绩太烂被退学。重考进台湾大学图资系已 22 岁,他脱离班上生活,连续参与两届台大艺术季举办,想从活动找回自己存在感。但「祭典式的气氛之后,发现自己什幺也不是。」

一次实习的机会,成了他的浮木。

火力全开的实习生让太阳花登外媒,却遭资遣

办活动的过程,他被当时的雅虎奇摩公关、后来的玖禾公关创办人周宜蔓招募,成为实习生,大小事都做、开会也跟着出席。

没多久,无名小站创办人林弘全,邀请林大涵加入 FlyingV 的初始团队,筹备网站成立。为了这等待已久的机会,还是学生的林大涵急着在团队里面证明价值。而声名大譟,一手打造此案的林大涵,却接到资遣通知。

理由,正是他将 FlyingV 跟自己画上等号,当主管只将他定位为产品经理时,这些事情已经越线。他被资遣的消息一传出,43 份工作邀请传来,包括年薪人民币百万元的对岸邀约,要离开,相当容易。

但林大涵自问自己是不是真的不想再做群众募资?跟老同事一起分析了现况,数字点出了一条新路,传统募资平台走不了的路。

重新找初衷的奋斗者从单一网站到向全世界提案

以 2014 年前 60 大募资案为例,他们发现近 7 成的募资者希望有外包团队协助规画执行,再者,7 成的募资总额集中在 6% 的案件,只要他们抓对募资案,即使无法像募资平台网站一年做上数百个募资案,也有机会赚取足够顾问费。

但林大涵凭什幺让提案者心甘情愿「被剥两层皮」?认识他 5 年的提案者台湾吧创办人谢政豪说:「忠诚」。

女性用品月光杯提案者莎容企业有限公司品牌总监曾颖凡说,「一个男生那幺了解月光杯的事,我真是被吓到。」消费者写信告诉曾颖凡,受文案感动,立刻刷卡支持。

和阴影共处的梦想家改变社会,小人物也可以

3 次「退学」的阴影仍在,桌上,2015 台湾百大 MVP 经理人的奖牌,也无法解除焦虑。「不累吗?」我问。

「很累,但冲比逃好玩吧!」他说,这一次,逃学少年载着提案者在各产业中创造新的「理型」、新的高度,也证明被退学三次的自己,能走出一条新路。

欢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帐号,关注最新创业、科技、网路、工作讯息
被台大退学的他,登《富比世》创业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