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同事殴伤反遭解僱‧客工投诉“议员老闆”欺压

被同事殴伤反遭解僱‧客工投诉“议员老闆”欺压(雪兰莪‧巴生)一名中国籍熔炼厂员工申诉,铁炉有次无故失火,铁炉看守员却误会他与另一名同乡肇事,二话不说就拿起铁具殴打他们,导致他身体多处受伤,当场头破血流晕倒,头部缝了8针。最令他气愤的是身为巴生市议员的老闆不但没对付逞兇的看守员,还企图阻止他报警,甚至解僱他。据知,熔炼厂的老闆属一名现任巴生市议员所有,来自中国的刘平本(39岁)对身为人民代议士的老闆颠倒是非的处事方式无法认同,并抨击对方如此不合理对待员工。不过,有关“议员老闆”受询时澄清,公司不是因为这起打人事件才解僱刘平本,而是因为刘平本越来越无理取闹,并且擅自跷班。刘平本告诉《》,他于签署两年合约受聘来马工作,负责训练新手,如今合约未到期就硬吃“死猫”被解僱。头破缝8针他说,10月7日早上9点30分,当他如常工作时,工厂的铁炉不知何故突然失火,同样来自中国的铁炉看守员未经调查,就把失误推给他与另一名同事。“他突然随手拿起铁具便往我和同事的身上打,造成我们的头部、身体及脚部等多处受伤。我当场头破血流晕倒在地,过后被同事送入医院急救,一共缝了8针。”目前,刘平本仍不时感到晕眩和阵阵剧痛,几乎每天都需服用止痛药。医生表示,他需在3个多月后複诊,才能确保伤口是否复原及有无后遗症。老闆阻报警“据在场的同事告诉我,逞兇者在我晕倒后还不断对我拳打脚踢,我相信工厂的闭路电视有拍到整个殴打过程。”刘平本不满的指出,老闆不但没对付逞兇的同事,当他如实相告时,老闆还企图阻止他报警,过后还辞退了他。他续称,他和受伤的同事在医院住了5天,所幸所有的医药费都是由公司承担,但他已因这件事而受尽委曲。“我和同事并没违反厂规,也没触犯大马法律,这全是一场误会所引起的,更何况我又被打至重伤,公司应给予公平对待,而不是反过来解僱我,这形同受到惩罚。”另外,刘平本也认为公司不应让逞兇者逍遥法外,并要求警方介入调查,让逞兇者在公平的法律下受到应有的制裁。逞兇者续上班客工报警讨公道刘平本说,他不甘就这样被老闆解僱,会坚持留在大马为自己讨回公道。早前他趁老闆不留意时,才找到机会偷偷到巴生警局报案,希望获得警方关注,将打伤他的看守员绳之以法,但他还是看到逞兇者继续上班,令他大叹无奈。他指出,他刚出院后,原本就打算第一时间报案,却遭老闆阻止,直到约一个月后的11月4日才成功报案。“我绝对不是想滋事,而是要讨回一个公道,因此在公司未给予充份理由与合理赔偿下,我是不会回国的。”目前,刘平本“忍辱负重”住在工厂的宿舍,但他每天都提心吊胆过日子,因为不知何时会被厂方“逼迁”。在无计可施下,他决定向媒体揭露此事,希望获得大马社会的关注,不过,他还是担心新闻见报后人身安全可能受到威胁。“但我真的没有其他选择了”。向同事借钱度日身上仅剩17元中国员工刘平本指出,他在被解僱后每天向同事借钱维持生活,如今新春佳节就快到来,但他已3个月没寄家用回家,令他非常担心家里69岁的老母亲、妻女不知如何度过这个佳节。“我现在不是没能力工作,我只是希望公司依据两年合约赔偿剩下的月薪给我,不然我哪来的钱搭飞机回国?”他还说,老闆既然是一名人民代议士,就应该公平、公正的处理此事,严惩逞兇者和给予他合理的赔偿。另外,刘平本目前是向同事借钱度日,他在向《》投诉前,身上只有25令吉,但他从港口搭巴士到《》办事处后,身上只剩下17令吉。“跷工才遭解僱”老闆:我还陪他报警刘平本口中的老闆是熔炼厂的执行董事,也是一名巴生市议员。这名“议员老闆”受询时指出,在刘平本被打的事件发生后,公司根本没解僱他,还叫他如常上班,但刘平本不肯接受新的工作安排,且无理取闹,擅自跷工,公司因此在两个月后被迫解僱他。“刘平本被打之前的表现良好,但自从他被打后就变得无理取闹,公司解僱他并非这起打人的事件,而是他最近的野蛮行为。”他提到,据他所知,刘平本被打当天,有人把天然气操作器关掉,其中一名员工指是刘平本恶作剧,但刘平本不承认,过后就一直缠着指责他的员工,挑衅对方打他。“最后,这名员工相信受不了刘平本一直无理取闹,才会忍不住动手打他。”付2个月薪水被拒这名老闆指出,事发后,公司已马上派人把受伤的刘平本送入医院急救,还帮他缴付所有医药费。“医生并没发出休假纸给刘平本,刘平本本身也觉得有工作能力。他要求做轻便的工作,公司也答应他的要求,安排他暂时扫地就好,但他又不肯接受。”他强调,公司曾表示付给刘平本两个月的薪金,但刘平本不要。“现在公司愿意给他3个月薪金,如果他还是不要,一切唯有交由移民厅处置了。”他也称,他由始至终并没阻止刘平本去报警,还在刘平《》警后,因对方不谙马来话而陪同到警局,以便协助刘平本与警方沟通。‧2009.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