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独白] 滥拍无辜 伍振荣

[摄影独白] 滥拍无辜  伍振荣笔者最近会加开一个关于纪实、街拍及Snapshot的摄影班,本来我一直「逃避」开办这课程,但终于也是开办了,记得早几年我曾经在出版《Snapshot决定性瞬间解码》一书时,曾举办过一个关于Snapshot的Workshop或讲座之类,如按照我后来为《黑白摄影》一书开办数码黑白摄影班的发展来推算,当时的Snapshot Workshop很有可能演变成一个完整的「纪实街拍」课程,但我结果没有把这个Workshop发展成课程,只讲了一次就完了。[摄影独白] 滥拍无辜  伍振荣

说来矛盾,我其实十多年来一直想开 一 个 关 于 街 拍 纪 实 摄 影 的 课程,我在OU(公开大学)教纪实摄影的时候,就想把它设计成一个较着重人文摄影的课程,当中当然会包括街拍Snapshot,但「可惜」我接手设计课程时,才知道校方当时把课程列入「艺术」之下,要把documentary和fine art做一些联繫,我当然就只能把街拍Snapshot的部份剔除,大谈Landscape式的纪实,布列松或Martin Parr等不同时期的街拍也只能轻轻带过,此后,我自己也曾因应JCCAC的社区艺术活动开过一次Snapshot街头摄影的讲座,但一次性的讲座难以有甚幺成果。

我曾有一个想法要设计一个以记录香港本土人文的摄影课程,鼓励学员要为香港的普罗市民的生活做记录;照片是十分有效的传播讯息媒介,单靠文字记录难令后人有具体的印象,只有照片才能把当时的生活状态形象化地记录下来,感谢摄影前人能在早年拍下大量香港的市民生活点滴,那怕那些照片在当时只是普遍平民百姓的生活片段,但随着时间过去,这些平凡的人间的定格均变得弥足珍贵,成为不可多得的历史写照。远的有收藏在香港历史博物馆的一些上世纪初的香港街头照片,又或是上世纪中期德国女摄影师Hedda Hammer Morrison由北京南移短暂停留香港时,为我们留下了大量珍贵的香港记录,当中不乏当时街头巷尾的民间生活写照,再近一点的有本地已故摄影家邱良的街头作品,以及最近出版影集的摄影前辈锺文略先生,他们均拍摄了大量香港人五、六十年代的生活实况,这些照片在当年可能不及「当时得令」的画意风光吃香,平实的生活记录难以令他们在讲求画意美感的沙龙影圈中取得最高的荣誉,但如今要再为他们的作品作评价,我可以肯定地说,这类记录真实生活的作品比那些光影线条的沙龙画意更有传世的价值,这是毋庸置疑的。

[摄影独白] 滥拍无辜  伍振荣

▲孭着小孩的年轻母亲

[摄影独白] 滥拍无辜  伍振荣

▲港岛东区,卖咸鱼的男人,从笑容可见并非Candid街拍。

[摄影独白] 滥拍无辜  伍振荣